“份子钱”重、挂靠费高,常常引发着出租车经营者与出租车管理公司之间的矛盾,也 给公众出行带来不便。最近,咸阳市旬邑县出租车司机反映,说他们经营的出租车到了更新时间,但一辆价值七万多元的车更新下来竟然要花十五万多,让他们难以 承受。他们不明白,出租车更新费收取的标准到底是什么?有没有一个明确的法规依据?政府部门为什么不管理而由出租公司说了算?对此,记者前往旬邑进行了调 查采访。

旬邑:出租车更新花15万 部分出租停运

旬邑县目前有东明和兴华两家出租车公司,共有出租车70辆,其中东明公司有20辆出租车,兴华公司有50辆出租车。截止今年7月份,兴华公司的20辆出租车到了经营年限需要更新,但由于价格问题,出租车司机和兴华公司各执己见、互不相让,导致部分出租停运。

出租车更新费谁说了算? 多收3万管理费是否合理?

早在2004年,国家发改委、交通部、财政部等7部委就下发了《关于规范出租汽车行业管理专项治理工作的实施意见》。意见中明确规定:各地要引导督促 出租汽车企业制订合理的出租汽车承包费、管理费标准,合理调整出租汽车企业与司机的收益分配关系。要坚决制止企业利用出租汽车经营权、以车辆挂靠、一次性 “买断”收取“风险抵押金”、“财产抵押金”、“运营收入保证金”和“高额承包”等方式向司机转嫁投资和经营风险。而旬邑县兴华出租车公司至今仍利用车辆 更新向出租车司机收取所谓的利润和风险押金,明显违反国家规定。对此,当地的交通管理部门是否知情呢?

旬邑县道路运输管理所所长刘均平:兴华公司给我汇报的时候,没有风险抵押金。

记者:现在多出的几万块钱是干什么用的?

刘均平:这一块企业应该给个合理的解释。

记者:有没有解释?

刘均平:剩下的就是他的管理费用。

记者:即便是按你说的他收的是管理费,这个合理不合理?

刘均平:……

显然,对于兴华出租车公司收取所谓的利润与风险低押金的做法,作为管理部门的旬邑县道路运输管理所并非不知情,按照这位所长的说法,如果兴华公司在车 辆更新过程中多收出租车司机的3万多块钱是管理费的话,那么,司机们每月向公司缴纳的380元又是什么费用呢?对此,旬邑县道路运输管理所负责人解释说这 是一种市场行为。

旬邑县道路运输管理所所长刘均平:现在出租车的定价一直是双方商议,认为你能接受这个条件的,就加入出租车行列。作为监管部门,没有过多地干预这一块,我们认为也是市场价位,只要你双方同意,我就能默认。

事实上,对于出租车辆更新政府也有明确的规定,2016年颁布的《陕西省出租汽车客运条例》第十三条中明确规定:确定或者变更出租汽车数量、经营权使 用期限、车型要求、营运价格,应当举行听证,听取出租汽车经营者、从业人员、出租汽车行业协会和其他社会公众的意见。看来,旬邑县的这次出租车更新并未按 照这些规定执行。

旬邑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刘晓权:这个价格,从合理的角度讲,出租车公司应当在更换的时间点上,先拿出结合运管部门,拿出初步的价格意见,递 交政府审核,政府按照指导价,组织一场听证会,沿着公开、公正、公平的原则,决定这个价格。目前,在这个事实没有发生之前,作为我们市场局这一块,只能高 度关注。后期事实发生以后,如果他们有违法行为,我们严肃查处。

企业追求利益的最大化无可厚非,但是完全置国家的法规不顾,借出租车更新之名搭车敛财的做法应该得到及时纠正。希望旬邑县政府相关部门履行职责,依法依规做好出租车更新费的管理与监督,这既是维护出租车经营者的利益,也是维护市场交易的公平公正。(记者 王勇 董超)

旬邑县出租车司机李建利:公司现在给我们不说多少钱,就问我们要15万3千,那么15万3千从何而起,从何而来?给大家没有一个说法,就说是公司要挣钱,公司要承担风险。

司机们告诉记者,兴华公司今年更新的车型定为比亚迪F3油气两用车,依据车辆造价及相关费用,每辆车算下来总体价格也就十万多元,但兴华出租车公司却要收他们十五万三千元,这让司机们难以接受。

旬邑县出租车司机吕西平:车价是7万5千8,再一个有偿使用费1万元,再一个保险,保险是1万元,再就是上牌费300块钱,就这些费用。周边县城更新车价,礼泉是10万零5百,三原众望出租公司是10万零3百,像这个价格,我们就说11万都可以接受。

司机们反映,这次出租车更新的费用全部由出租车经营者个人承担,兴华公司不承担一分钱更新费,而且,还向每辆出租车司机多收3到5万元。那么,这笔费用究竟是怎么算出来的?记者首先来到旬邑县兴华出租车公司作进一步了解。

旬邑县兴华出租车公司工作人员吕军:这是咱初步的一个想法,是初步的价格。最后,经过交通局的调解,13万9千,这现在大家都知道是13万9千。

旬邑县兴华出租车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今年更新的车辆价格的确是7万5千8,加上车辆购置费、保险、及其它费用,算下来有10万多,多出来的3万多更新费其实就是公司收取的利润和风险抵押金。

旬邑县兴华出租车公司经理吕广堂:承包期到了,你包就包,不包14万9、18万9还有人包呢,公司适当的收一点风险金,就是这样。至于你说收多收少, 那这个事情,这是企业的事情,人家上边光说是审计局来查这个事情,人家当地政府给我们的经营模式是自主经营、自负盈亏。

据了解,兴华出租车公司是2003年旬邑县政府招商引资来的企业,在出租车经营者与公司签订的出租车辆承包合同中,记者看到双方约定承包期限为8年。 采访中,司机们告诉记者,这些年,公司除了收费,几乎没有任何服务,而旬邑县城常住人口只有2万多人,目前有出租车70辆,平均每辆车每天的毛收入不到 200块钱,除去各种手续费、油气费,每辆车每个月还要给出租车公司交380块钱的管理费,这样算下来,他们承包几年下来挣的钱仅够更新费。对此,出租车 经营者认为,每个月都有固定的管理费交给公司,所以,公司借车辆更新再收取所谓的3万多元的利润和风险抵押金显然不合适。

旬邑县出租车司机牛耀峰:现在等于说这车赔到我们手里了,卖去也没人要,拉人也没生意,你看这么多车都停着哩。